當前位置 :主頁 > 書庫 > 元尊 >

第四章 源紋的力量

大周府,演武場。

一座座演武臺矗立著,眾多的少年在上面呼喝交手,拳腳虎虎生風,倒也是氣勢不弱,而在臺下,則是有著眾多圍觀者,時不時的爆發出一些喝彩聲,其中不乏一些青春靚麗的少女,美眸顧盼間,引得臺上那些少年更為的熱情,各施手段的想要表現一下,出個風頭。

在這大周府中,演武場的人氣,顯然相當的不弱。

當徐林慢悠悠的登上一座演武臺時,他會與周元交手的消息,已經是在他暗中的操縱下,直接擴散到了整個演武場。

“什么?周元殿下要和徐林交手?!”

“怎么可能!周元殿下如今一脈未開,而徐林已經開了兩脈了!”

“這徐林可真是欺負人,定然是他用了什么卑劣的手段逼迫周元殿下。”

“......”

當眾多學員聽說了這消息后,頓時爆發出難以置信的驚呼聲,一些平民學員更是為周元打抱不平,只是因為這種交手,實在是太過的不公平。

凡是開脈者,每打通一條經脈,自身身體素質就隨之提高,力量,速度,反應等等都遠超未開脈者,可以毫不客氣的說,一個開了一脈者,能夠輕輕松松將數十位沒有開脈者打翻。

徐林立于臺上,聽到這些聲音,只是淡淡的笑了笑,不管旁人怎么說,但今天之后,周元被他狠揍一通的事,必然會傳遍大周府,而這無疑會對后者的名氣造成一些打擊,從而成為眾人口中的笑料。

在徐林不懷好意的念頭翻涌時,那黑壓壓圍攏在他這座演舞臺周圍的人群,忽然分裂開來,只見得一名削瘦的少年,漫步而來。

少年的模樣,略顯清瘦,一臉書卷氣,有著一種溫文儒雅的氣質,看上去仿佛一個弱不禁風的書生。

自然就是周元。

在周圍那些神色各異的目光中,周元直接對著徐林所在的演武臺而去。

“殿下。”在他的身后,蘇幼微俏臉有些焦急的一直跟隨著,顯然還想要周元打消與徐林交手的想法。

“這個時候,可退不了了,不然的話,我就得變成臨陣脫逃的殿下了。”周元沖著蘇幼微笑了笑,道。

蘇幼微停下了腳步,貝齒緊咬著紅唇,她知道如果讓周元背負著這種名聲,那對他的聲名將會有著巨大的打擊。

蘇幼微抬起俏臉,美眸望向演武臺上的徐林,那一瞬,她的眸子微瞇了一下,隱隱間,竟是有些凌厲的味道。

“殿下,這次是我沒做好,給殿下惹麻煩了,以后,我不會再大意,也不會再留情了。”蘇幼微輕聲道。

之前她會輸在徐林的手中,其實有很大的原因,是因為她沒有下狠手,不然那徐林連使用源兵的機會都沒有,但這一次的教訓讓得她明白,打蛇不打七寸,反遭蛇咬。

周元怔了怔,沖著蘇幼微眨了眨眼睛,道:“我們是朋友,為朋友解決一些麻煩,是理所應當。”

話音落下,他已是踏上了演武臺。

蘇幼微望著他的背影,微微一笑,內心流淌著絲絲暖意,旋即她眼眸微垂,已是打定主意,只要那徐林敢打傷周元,那么她也得讓后者知道,什么是小女子的記恨以及報復。

“喲,殿下竟然還真的敢來,我以為你會偷偷跑回王宮呢。”徐林笑瞇瞇的望著走到眼前的周元,戲謔的道。

“看來你對自己很有信心。”周元輕輕整理著袖口,道。

“沒想到即便是殿下,也會沖冠一怒為紅顏,只是有些不太理智而已。”徐林聳了聳肩,顯然是將周元這種沖動的行徑當做是想討蘇幼微的歡心。

“開始吧。”周元卻沒有與他多廢話的意思,雙腳伸開,猶如老樹緊抓大地,然后對著徐林招了招手,道:“讓你先進攻。”

此言一出,演武臺周圍那眾多少年少女都是面面相覷,實在搞不明白周元究竟在想什么,明明處于弱勢的一方,卻還是如此的肆無忌憚。

“殿下既然這么想快點丟臉,那我就不客氣了。”被周元如此輕視,徐林心頭也是涌起一團怒火,一聲冷笑,腳掌猛的一踩地面,而其身影,則是猶如利箭一般疾射而出,五指緊握成拳,一拳就對著周元直揮而去。

他這一拳,帶著氣流,力量十足,就算是石頭,都會被砸出一道裂紋。

望著那揮來的重拳,周元卻并沒有躲避,而是雙臂交叉在了身前,作出防御的姿態。

不過,他這般姿態,卻是引得下方眾人面現不忍之色,以徐林這打通兩脈的身體素質,這一拳,恐怕能夠直接將周元打得骨折。

在那眾多緊張目光的注視下,徐林宛如猛虎下山,那氣勢洶洶的一拳,毫不留守的重重轟在了周元雙臂之上。

咚!

低沉的聲音響起,然后眾人便是不出所料的見到,周元的雙腳直接是在地面上劃出了數米的痕跡,方才堪堪的穩住身體。

【記住網址 www.shengwuxingchen.com 圣武星辰】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黑龙江快乐十分体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