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主頁 > 書庫 > 元尊 >

第二十二章 大考來臨

隨著時間的流逝,大考的日子愈發的臨近。

而在這將近大半個月的時間中,周元也是片刻沒有放松,每日修行鍛龍戲,不間斷的一次次的沖脈,同時夜夜觀想“混沌神磨觀想法”,磨練神魂。

而至于間隙的時間,則是跟著夭夭請教源紋,同時也在苦練著“龍步”與“龍碑手”。

面對著如此充實與高強度的練習,即便是周元,在每日結束時都是渾身酸痛,精神更是疲憊不堪,但好在的是,當每一夜修煉了“混沌神磨觀想法”后,第二日周元又是活蹦亂跳,精力充沛。

而此時,周元方才感覺到,這“混沌神磨觀想法”所帶來的好處。

而高強度的修煉雖然艱苦,但當堅持下來后,那所結出來的果實,同樣也是讓得周元歡欣雀躍,因為,在那大考還有最后兩日的時間時,他終于是打通了第二脈…

花苑中。

周元步伐運轉,身形有著一絲飄渺之意,看似漫不經心,然而速度卻是極快,數步之下,就已出現在了十數丈外。

與此同時,他拳掌變幻,每一次的出拳,都是緩慢而沉重,但當其拳落時,卻隱隱有著破風之聲響起,顯然是蘊含著極為強橫的力道。

這顯然就是龍步與龍碑手。

龍步飄渺,龍碑手沉重,腳快手慢,兩者配合起來,倒是頗為不俗。

咚!

周元那閃爍著淡淡光澤的拳頭,忽的重拍在了院中一座假山上,頓時假山一震,只見得一道道裂紋蔓延開來,最后轟的一聲,假山直接崩塌下來。

呼。

周元深深的吐出一團白氣,他望著一地的碎石,眼中卻盡是滿意之色。

“龍碑手有三重,一為碎山,二為裂地,三為破天,眼下憑我這二脈的實力,僅僅只能施展出碎山。”周元自語。

經過大半個月的苦修,他對這龍碑手也是更為的了解,此術有三重,當然了,這個境界名字是周元自己取的,完全是唬人之用,畢竟以他這二脈的實力,就算將這龍碑手修煉到極致,都不能將一座山打碎。

畢竟不論再高深的源術,都需要雄渾源氣的支撐才能夠發揮出威力,而他自身的源氣,還是太稀薄了一些。

而若是自身能夠達到天關境的境界,源氣雄渾,吐口氣都能碎裂山岳。

不過即便如此,周元對龍碑手的威力已經很滿意了,畢竟他現在這個層次所要面對的那些對手,也并不是強得不可思議。

“大考快到了,此次必須進入前十,進入甲院,不然的話,光靠幼微一人,怕是難以制衡齊岳。”周元目光閃爍,齊王府覬覦大周府府主的位置,而齊岳就是他們這一次的底氣所在。

大周府府主的位置太重要,一旦落到齊王府的手中,想必那齊王必定會有所清洗,暗中將這大周府變成大齊府。

那對于他們皇室會有著致命般的打擊,周元絕不會讓其得逞,所以,年底的府試,他無論如何,他都必須將府試第一,留在甲院。

周元吸了一口氣,眼神漸漸變得凌厲,當然,在那之前,他還是先得保證通過接下來的大考,順利的進入甲院。

當大考來臨這一日,自魚肚白自天邊升起時,大周府的氣氛就顯得極為的沸騰與熱鬧。

凡是進入大周府的新生,在修煉一年后,都會進行大考,然后按照成績,選擇府院,繼續深層次的修行。

所以,大考在這大周府的重要性,毋庸置疑。

當周元來到大考的演武場時,此地早已是人聲鼎沸,眾多少年少女簇擁著,彼此交談,個個都是神色緊張而興奮。

在那最多的人群中,周元瞧見了蘇幼微,她無疑是那里的核心,顯得有些眾星捧月,畢竟后者不僅人長得漂亮,而且天賦也是驚人,再加上性子堅強,所以蘇幼微無疑是這一屆新人中最受矚目的。

周元望著這一幕,也是微微笑了笑,他猶自還記得,一年之前剛認識蘇幼微的時候,那時候的她,還只是一個臟兮兮的小丫頭,然而如今,卻是猶如蛻變一般,不僅嬌艷動人,而且散發著自信的光澤,令得眾多少年為之傾慕。

這一切的改變,其實都是依靠她自身,而周元,只是給她指了一條路而已。

人群中,正微笑著與眾人說話的蘇幼微似是有所察覺,抬起俏臉,視線與周元對碰在一起,頓時唇角的笑容便是徹底的綻放出來,霎那間的光彩,令得周圍的少年都是眼光一亮。

不過還不待他們更加的殷勤,蘇幼微已是禮貌沖著他們一笑,退出人群,小手背著身后,雙眸猶如彎月般,唇角噙著笑意,慢悠悠的走向周元。

“開四脈了?”周元盯著蘇幼微,能夠隱隱的感覺到她周身的源氣波動似乎變強了,當即心頭一動,道。

【記住網址 www.shengwuxingchen.com 圣武星辰】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黑龙江快乐十分体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