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主頁 > 書庫 > 元尊 >

第兩百四十七章 九龍典

青山上的源術比試,終是落幕了,不過那所掀起的沸騰,卻是令得整個外山數日之內,都是沉浸在其中。

而經此一役,周元的名字,徹底是響徹了外山。

雖說其實在最開始,對于周元的名字,諸多弟子都是知曉,但那種知曉,都是帶著譏誚與不屑,只是將其當做一個走后門的一等弟子。

不過如今,在說起周元時,言語間的輕挑不屑,都已被驚嘆所取代。

畢竟,不是什么人都能夠做到這一步,在源術的比試上,勝過一位內山弟子...

而在當日之后,便是有著好事者爭辯排名,都是覺得如今的周元,論起實力的話,應該能夠在諸多外山弟子中,排進前五。

未能更靠前,那是因為周元所修煉的化虛術,畢竟只是偏向速度,而其本身的實力,又只是太初境一重天,如果真要跟那些排名靠前的外山弟子斗起來,眾人覺得周元不見得就能夠取勝。

而如果周元真的是正面戰斗勝過了祝岳,恐怕如今的他,就算是排名外山弟子第一,怕都不會有人反對...

不過即便如此,如今的周岳,在這外山中,已是成為了令人不可忽視的存在。

...

藏經樓,后山講堂。

祝岳已經被趕回了后山,所以他的講堂也是空了下來,于是宗冥長老便是將講堂指給了周元,讓得他平日里就在此地教導諸多弟子修煉化虛術。

講堂中,人滿為患。

周元盤坐于中央,手握天元筆,雪白的毫毛散發出來,纏繞住每一位弟子的手腕,而諸多弟子,也是面色恭敬,肅然。

講堂內雖然人多,但卻一片安靜。

周元閉目,感知順著毫毛蔓延,眉心神魂閃爍著。

伴隨著此次周元神魂突破到實境,周元也是能夠察覺到感知眾人體內竅穴變得容易了許多,不會再如同以往那般,令得他感到疲倦。

同樣的,感知效率也隨之增長。

周元閉目了許久,某一刻,陡然睜開,引動著諸多弟子體內的源氣,對著他們體內的某個位置撞擊而去。

嗤嗤!

隱隱的有著細微的聲音響起,諸多弟子臉龐上便是有著歡喜之色浮現出來,顯然都是察覺到體內的一道竅穴,在此時被沖開。

講堂內,一片歡騰。

周元揮了揮手,道:“今日的修行到此結束吧,你們回去后各自打磨竅穴,令其完善自如。”

諸多弟子聞言,皆是起身,恭敬的對著周元抱拳行了一禮,然后方才神色興奮的陸陸續續的散去。

周元伸了一個懶腰,舒展著骨骼,這每天教導人修煉,也是個枯燥的活,如果不是為了源玉,他真是懶得堅持下去。

最關鍵的是,這會減少他自身的修煉時間,所以這些天來,他與祝岳比試時一次性打通的十二道竅穴,到現在都還沒有徹底的打磨完畢。

講堂中,弟子都散去了,唯有一道紅衣倩影還沒有動,自然是那顧紅衣。

她笑吟吟的望著周元,道:“喂,別人今天都打通竅穴了,可我這里卻沒動靜呢...”

周元無奈的看了她一眼,道:“你如今都已踏入第一重了,感應你的竅穴,當然比別人更麻煩。”

顧紅衣在前兩天就徹底打通了三十六道竅穴,踏入了化虛術第一重,不過她顯然并不滿足于此,所以還想在周元的指點下,繼續沖擊第二重。

顧紅衣可憐兮兮的看著周元,道:“可是你答應過我的。”

“別裝了。”周元沒好氣的搖搖頭,顧紅衣的性格,顯然扮可憐半點都不像。

顧紅衣美目瞪了他一眼,然后便是插著小蠻腰,故作兇狠的道:“小子,你若是放我鴿子的話,看我怎么收拾你。”

說到最后,她也是忍不住的莞爾失笑。

周元嘆了一口氣,懶得理她,站起身來,對著講堂外而去:“待會給你開個小灶吧,真是惹不起。”

顧紅衣天賦的確不錯,而且背景深厚,未來在這蒼玄宗顯然也是核心般的人物,再加上性子也還不錯,所以周元也愿意與其結交。

顧紅衣這才滿意的輕笑一聲,她瞧得周元那無可奈何的模樣,唇角便是忍不住的微微揚起,別看周元跟人交手時兇狠利落,可大多的時候,還是很好說話的。

“我先去藏經樓一趟,換取一道源術。”

周元徑直對著藏經樓而去,顯然,這一次他的目的,便是他早就看中的那道名為“九龍典”的上品小天源術。

伴隨著化虛術修至第二重,周元能夠明顯的感覺到速度減緩下來,即便他擁有著破障圣紋輔助,但想要將其修到第三重,都是需要一些不短的時間。

所以現在,周元正好能夠騰出精力來修行“九龍典”。

如今他們來到蒼玄宗已經將近兩個月了,距離那所謂的選山大典,也僅有一月左右,據說只有選山大典前十的弟子,才有資格擇峰修行,所以周元也必須保證前十的名次,不然的話,萬一指派到了其他峰,想要再去圣源峰取得第二道圣紋,顯然就會麻煩很多了。

【記住網址 www.shengwuxingchen.com 圣武星辰】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黑龙江快乐十分体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