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主頁 > 書庫 > 元尊 >

第兩百五十三章 應對之法

“因我而起么…”

周元聽完喬修,沈萬金兩人的話,雙目微瞇,顯然那陸風是在故意為之,所為的便是要讓那些來自其他大陸的弟子,因此對他心生怨言,到時候,周元不僅在圣州本土弟子那里不討好,其他大陸弟子也對他有意見,這幾乎是要讓周元陷入兩面不討好的境地。

“現在已經有一些其他大陸的弟子開始有所怨言,覺得這是你和陸風間的恩怨,結果偏偏牽扯到他們…”喬修苦笑道。

這樣擴散下去的話,對周元風評不太好。

周元聞言,嘴角掀起一抹譏諷之意,道:“那名額之事,明明是陸風挑起來的,他們不沖著陸風去,把怨言丟在我的頭上是什么道理?”

陸風的手段雖然陰險,但周元覺得,那些對他生出怨言的其他弟子,更是讓人感到愚蠢。

沈萬金撇撇嘴,道:“這些家伙不就是欺軟怕硬,不敢去找陸風反對,便是找了個由頭來出氣。”

那陸風顯然也知道會是這個結果,所以才會如此的肆無忌憚。

畢竟身為外山弟子第一人,他的威懾力極高,就算是周元在源術比試上贏了一位內山弟子,但也無法和陸風相比。

誰都覺得,陸風有可能會是蒼玄宗這一代中的佼佼者,未來前途無量,自然不敢去得罪他。

喬修點點頭,道:“不過那些心生怨言的人畢竟還是少數,更多的人也是對陸風的霸道舉動很憤怒,但又奈何不得。”

“按照他這種規矩,十個前十名額,他們圣州本土弟子就占了八個,我們這么多其他大陸的弟子,就只能去搶剩下的兩個,到時候競爭不知道得多慘烈。”

周元反問道:“憑什么他陸風說什么就是什么?這種名額,是他有資格來分的?”

選山大典前十,應該是弟子依靠自身實力競爭而來,他陸風算什么東西,也有臉說分就分?

喬修苦笑道:“據說那選山大典,乃是以自由作戰的形式,而圣州本土的弟子,質量遠勝我們,就比如那前十,足足七位是來自圣州本土。”

“所以到時候選山大典爭奪前十,他們本就會占據上風。”

“更何況他們還有一個無人能及的陸風,如今在陸風的促使下,圣州本土弟子聯合在一起,瓜分了八個前十名額,現在誰想要動他們的名額,就是和他們所有圣州本土的弟子做對。”

“面對著這股力量,那些來自其他大陸的弟子不過一盤散沙,哪里敢反對,畢竟一旦惹惱了對方,選山大典上,人家故意聯手對付,莫說前十了,只怕連個好名次都拿不到。”

周元淡淡的道:“說到底,就是看誰拳頭硬。”

他看向喬修,沈萬金二人,道:“他們這所謂的瓜分名額,其他人認不認我不知曉,不過我周元的名額,他們怕是沒資格分。”

“而且…”

“我對其他的名額沒多大的興趣,這一次選山大典,我只要那個第一。”

他的語氣平靜,但那說出來的話,卻是讓得喬修與沈萬金都是愣了下來。

如今誰不知曉那陸風已經定下了第一,面對著強勢的陸風,沒有誰敢有意見,所以基本上所有人都覺得,這一代外山弟子中,恐怕陸風第一是拿定了。

但沒想到,眼下周元竟然說他要那個第一。

如此一來,豈非是真的就與陸風對上了?

喬修咽了口口水,道:“周元師弟…那陸風可不好對付啊,我懷疑他都已經突破到了太初境四重天。”

大多數的一等弟子,都是處于三重天,可能夠達到四重天的,恐怕唯有陸風。

周元哂笑一聲,道:“好不好對付,那也得斗過才知道了。”

他倒是要瞧瞧,若是那陸風在選山大典上被他奪了勢在必得的第一,那面色會有多好看,是否會后悔屢屢招惹于他。

這陸風屢屢以各種手段來惡心他,若他還忍氣吞聲不反擊,那他就不是周元了。

喬修聞言,就知道周元心意已決,看來這次的選山大典,要不平靜了,只是他也有點忐忑,雖說周元平日里的表現讓人摸不透,可這次他要面對的人,可不再是祝峰之流,而是陸風這種號稱外山弟子之首的狠角色。

“小元哥,如果你真打算去和那陸風搶選山大典第一的話,我倒是建議可以與那些其他大陸的弟子聯手,他們如今對陸風的霸道行為也是感到憤怒,只是無人敢出頭,若是小元哥能夠將他們收攏,到時候也不至于獨身面對那些圣州本土弟子。”一旁的沈萬金忽然道。

喬修想了想,也道:“我認識一些一等弟子,他們對陸風也是不滿,若是收攏,的確是助力。”

周元聞言,沉吟了一下,最后點點頭,如今陸風匯聚了大批的圣州本土弟子,聲勢的確驚人,雖說他并不覺得人多就能夠取勝,但若只是單槍匹馬的話,有時候的確是要耗費更多的精力。

【記住網址 www.shengwuxingchen.com 圣武星辰】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黑龙江快乐十分体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