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主頁 > 書庫 > 元尊 >

第兩百八十四章 洞試

隨著陸宏一脈離去,廣場上的氣氛倒是變得松緩了下來,不過沈太淵面色還是有些不好看,顯然也沒料到這次他仗著老臉開口,結果陸宏還是半點顏面都不給。

一旁的呂松長老上前來,無奈的嘆道:“你明知曉此人看不起我等,為何還要開這般口。”

他看了周元一眼,其實心中也是明白,沈太淵收了周元入門,心中應該也是極為的看重,所以才想給他創造最好的修煉條件。

而那紫源洞府顯然是必須之物。

沈太淵面色陰沉,道:“小人得志。”

呂松搖搖頭,問道:“那洞試,你可有把握?”

沈太淵聞言,面色有些晦暗。

原本圣源峰的洞府,都是由他與呂松兩脈獨占,但自從一年前陸宏一脈由劍來峰轉來后,圣源峰便是未曾再平靜過。

因為陸宏一脈也需要洞府,所以洞府歸屬就得重新來算。

而這洞試,便是由此而來。

所謂洞試,其實就是爭奪的雙方各派三位弟子,以武分高低,最終勝者,便是能夠獲得洞府的所有權。

這一年來,陸宏一脈,發起了不少次數的洞試,基本上是贏多輸少,畢竟他這一脈的弟子質量,的確要勝過沈,呂兩脈。

而如今,紫源洞府還剩最后一座,所以陸宏一直對其虎視眈眈。

這最后一座紫源洞府,沈太淵自然也是有所覬覦,但他卻是知曉,恐怕他這一脈,已經無力與陸宏一脈爭奪。

因為按照規矩,一年內,每一位弟子都只能參加一次洞試的爭奪,而如今,沈太淵門下,強如周泰等實力強悍的弟子,都在之前爭斗最為激烈的時候出過手了,所以這場洞試,他唯有派一些金帶弟子去爭。

雖然陸宏那一脈的紫帶弟子,同樣都早已出手,但沈太淵卻是知曉,陸宏門下,還有好幾位實力異常強橫的金帶弟子,如那吳剛。

相比起來,他這一脈的金帶弟子,略有不及。

所以,那一個月后的洞試,沈太淵心底也沒有太多的信心。

“要不就再等等吧,等明年年初,就能重新開始爭奪了。”呂松也是知曉這種情況,所以低聲道。

沈太淵面色變幻了一下,但最終還是有些頑固的搖搖頭,道:“我會想辦法的。”

話音落下,他也就不再多說,對著呂松擺了擺手,然后掃了周元他們一眼,便是抬步而去。

“周元師弟,日后大家就是師兄弟了。”周泰沖著周元笑了笑,看上去他是一個性子頗為耿直的人。

周元也是笑著抱了抱拳,道:“見過周泰師兄。”

周泰道:“沈師雖然看上去不太好接觸,但他對你卻是很重視的。”

周元輕輕點頭,雖說與沈太淵未曾接觸太久,但先前對方的作為也是落入他的眼中,后者與陸宏起沖突,顯然也是為了幫他奪得那最后一座紫源洞府,好有利于他的修煉。

這倒是讓得他略微的有些觸動。

畢竟,若是換做一個正常的人,恐怕也不會太愿意為了一個弟子去得罪一個地位相當的長老。

“周泰師兄,若是此事難做的話,就勸勸沈師不必做了吧。”周元說道,雖然暫時還不是很清楚情況,但他卻是能夠感覺得出來,那陸宏似乎對沈太淵想要爭奪那一座紫源洞府相當的不屑。

顯然這是因為他覺得勝券在握。

周泰則是苦笑一聲,道:“既然沈師這么決定了,那恐怕就不好勸了,他的性格…沒人勸得動。”

他旋即拍了拍周元肩膀,安慰道:“此事你就不用操心了,如果不是我之前已經參加過洞試,那我就出手幫你將那最后一座紫源洞府奪來了。”

周元聞言點點頭,也就不再多說什么了。

諸多弟子對著呂松長老行了一禮后,便是跟隨著沈太淵長老遠去。

呂松望著沈太淵他們離去的身影,無奈的嘆了一口氣,道:“這個沈老頭,看來對那個周元小家伙還真是很重視啊,為了幫他奪得那最后一座紫源洞府,竟然還要跟陸宏去硬碰。”

呂嫣邁著長腿走過來,道:“那沈長老能爭過嗎?”

雖然三脈都有所競爭,但他們一脈與沈太淵一脈終歸是多年相處,而陸宏一脈,卻是空降過來,而且手段太過霸道,所以從情感上來說,他們自然是希望沈太淵一脈能贏。

呂松搖了搖頭,道:“難,陸宏門下的弟子,的確質量不錯,即便如今的那些紫帶弟子都已出過手,但一些金帶弟子,同樣不可小覷,如那吳剛,即便是太初境五重天中,都是佼佼者,而沈老頭這邊的那些金帶弟子,怕是難以找出能夠與其抗衡的。”

“那個周元能夠成為選山大典第一,應該有些本事吧?不知道他會不會出手?”一旁一位紫帶弟子笑著道。

呂嫣聞言,卻是輕輕撇了撇紅唇,道:“你倒也是太高看了他,選山大典第一,也只是相對于那些外山弟子,如今這是內山,哪里有他逞威風的資格,先老老實實的修煉一兩年再說吧。”

【記住網址 www.shengwuxingchen.com 圣武星辰】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黑龙江快乐十分体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