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主頁 > 書庫 > 元尊 >

第三百一十章 兩女對峙

砰!

黑色水龍般的源氣與那散發著凌冽寒氣的源氣匹練撞擊在一起,頓時有著狂暴的源氣沖擊爆發開來,在那海面上掀起巨浪,巨浪滾滾,拍打在山谷山壁上,令得整個山谷仿佛都是在顫抖。

李卿嬋立于海水上,她的體內有著強悍的源氣涌動,將那擴散而來的沖擊波盡數的抵御下來。

她柳眉微蹙的抬起俏臉,看向了夭夭所在的方向,先前后者出手的威力,也是讓得她略微有些心驚。

而眼下當她看清楚夭夭時,跟是忍不住的一怔,只因后者那般容顏氣質,竟是連她都是感到有些驚艷,這倒不是李卿嬋自戀,只是因為這些年來,她很清楚自身外貌達到了什么程度,雖然平常時候她對于蒼玄宗內諸多弟子給她評的什么蒼玄宗第一美人并不太喜歡。

但無可否認的是,對于容顏,沒有哪個女人能夠表現得毫不在意。

而今日,在見到夭夭的時候,就算是李卿嬋,都忍不住的微感震撼。

夭夭的容顏氣質,絲毫不遜色于她,而且,身為女子,李卿嬋能夠更加敏銳的察覺到,夭夭的身上,有著一種神秘的味道。

兩人都是清冷型。

只不過李卿嬋的清冷,是因為平日里覬覦其容顏的人太多,只要她稍稍對一個男子加以顏色,后者便是會俯首拜倒,從而不僅給她引來非議,其自身也會引得麻煩上身。

這些年來,并不乏一些曾經與她頗為接近的異性弟子,引得其他弟子嫉妒,甚至被排斥。

于是久而久之下,李卿嬋也是收斂了情緒,變得冷若冰山,對于異性保持著一些距離,如此的話,對誰都好。

而眼前的夭夭,也是冷冷淡淡,但李卿嬋感覺她們并不相同,因為夭夭的那種冷淡,并非是因為任何人,似乎這種冷淡甚至冷漠,乃是源自她的靈魂以及血脈。

那種感覺,就猶如人在面對著螻蟻時的冷漠,因為雙方根本不在一個層次上,所以也就沒有任何的必要,去展現所謂的情緒。

正如人行走時,不會理會腳下的螞蟻究竟會不會被一腳踩死一般。

正是這種冷漠的氣質,讓得夭夭愈發的顯得神秘。

“什么時候蒼玄宗竟然出現了如此人物?”李卿嬋美眸凝聚在夭夭的身上,心中也是驚嘆出聲。

不過她也并非常人,很快便是收斂了心思,眸子泛著凌冽的冰寒,看向了不遠處的周元,俏臉籠罩著冰霜,寒聲道:“你要護著這淫賊?”

“淫賊?”夭夭纖細眉尖輕挑了一下,淡淡的掃了周元一眼。

她倒是不知曉周元干了什么,竟然得到如此一個稱呼。

周元見狀,連忙辯解道:“李師姐,我都解釋過了,我之前只是隨便找個地方上浮休息,我也不知道你會在那里…你也知道海中迷霧大,我也沒辦法知曉上面是什么情況。”

只是說著話的時候,周元眼觀鼻,鼻觀心,努力的讓得自己不要去想那一幕,因為若是想得太仔細,他怕流出鼻血,那樣的話今天這女人恐怕死都不會罷休。

然而即便他如此,李卿嬋依舊沒有打算罷休,她冰霜般的俏臉死死的盯著周元,銀牙咬得嘎吱作響。

“淫賊,休要狡辯!”李卿嬋目光如箭一般的射向周元,冷聲道:“跟我走一趟執法堂吧,罪名,罪名就是你私闖圣子屬地!”

本要說是偷窺她洗澡,可此事哪能暴露出去!

周元連忙搖頭,若是去了那執法堂,以李卿嬋的地位,他怕是討不到好處,到時候苦頭難免。

“去不去,可由不得你!”李卿嬋語氣冰冷,只見得她白袖一抖,凌冽的冰寒源氣席卷而出,竟是化為了一頭雪蛟,咆哮著沖向周元。

轟!

不過雪蛟剛剛沖出,只見得天空上有著雷云匯聚而來,一道道雷光狂暴的呼嘯而下,將雪蛟轟得不斷的倒退。

夭夭立于海邊,眸子淡淡的望著李卿嬋,在其掌心間,一道源紋卷軸剛剛化為灰燼。

“他去不去,也由不得你。”夭夭冷漠的道,從先前兩人的說話中,她已是隱隱知曉發生了什么,不過她對周元還算是了解,知曉他并非是那種卑劣的性子,想必也不會無恥到故意去偷窺。

而眼前的女子,雖然漂亮,但下手卻是極狠,夭夭自然不會袖手旁觀,任由她出手將周元抓走。

“哼,真當我怕你不成?!你如此袒護他,想必也是一伙的!那你就將你一起擒了送到執法堂。”對于夭夭的屢屢阻攔,李卿嬋也是有些動怒了,自從她成為圣子后,可從未有人敢如此對她。

女子之間,特別是漂亮的女子,總是有著一種隱隱的攀比,所以李卿嬋可不愿意在夭夭面前落了下風。

“那就得看你有沒這個本事了。”夭夭依舊是冷冷淡淡,但卻是針尖對麥芒,同樣未曾有半步的退讓。

【記住網址 www.shengwuxingchen.com 圣武星辰】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黑龙江快乐十分体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