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主頁 > 書庫 > 元尊 >

第四百零四章 放煙花

炎石場外,諸多人影匯聚而來,將這里包得里三層,外三層,氣氛沸騰。

那一道道的目光,也是望著走入炎石場內的周元與蘇鍛,竊竊私語聲,悄然的響起。

“那個蒼玄宗的弟子,實在是有些愚蠢,竟然敢和蘇鍛比賭炎石,也不打聽一下這炎鼎宗旗下最大的產業是什么?”

“是啊,可以說這蘇鍛,幾乎是從小就和各種炎石打交道,經驗極為的豐富,完全不遜色一些專精此道的大師。”

“呵呵,這蒼玄宗的弟子,還真以為憑借著蒼玄宗的身份,人人都會讓他一分嗎?”

“畢竟年輕氣盛。”

“……”

那些竊竊私語聲不斷的傳開,同時也是落入了走進場中的蘇鍛耳中,他面龐帶著從容的笑意,眼角余光掠過周元的身影,眼神深處有著一抹輕蔑浮現。

一個不過太初境四重天的鄉巴佬,如果不是因為蒼玄宗的背景,也想有資格跟他這炎鼎宗的少宗主玩賭石?

“這一次,就要讓你顏面掃地,讓你知道,鄉巴佬就算是攀上了蒼玄宗的高枝,那也還是鄉巴佬!”

蘇鍛冷笑一聲,然后他的目光開始看向眼前擺放的諸多炎石,他的手掌摸上去,感受著那種熾熱的溫度以及石頭表面的復雜紋理。

他的神色,開始變得認真起來,旁人說得沒錯,他浸淫在炎石一道上這么多年,論起經驗,絕不遜色于宗門中的那些大師。

這些在外人眼中看上去極為復雜并且毫無規律的石頭紋理,卻是能夠讓他有一些概率探測出內部炎髓的年份。

當然,這也必然會有些失誤,畢竟內部的炎髓,會有可能因為其他的一些原因出現損壞,但蘇鍛有著自信,借助著自身的經驗,將這種失誤壓制到最低。

于是,在那一道道目光的注視下,蘇鍛神情虔誠而認真的端詳著面前的每一塊炎石,往往他要數分鐘的時間,方才移動腳步。

看他這種認真的模樣,任誰都不會懷疑蘇鍛在這上面的水平,同時對他獲勝的信心也是大大的增加。

而反觀周元那邊,走入炎石場的他,就有些如同鄉巴佬進城一般,眼神好奇的望著這些炎石,然后還伸出手掌摸了摸。

他的動作很生澀,甚至還屈指敲了敲石頭。

一些對賭炎石有所造詣的圍觀者見狀,都是撇了撇嘴,因為周元的這些行為,絲毫不像是精通此道的人。

而周元顯然并不理會這些目光,他手掌從那諸多的炎石堆中掃過,最后隨意的抓起一塊,輕輕的拋了拋,就丟在了一旁的籃子中。

“這就選好一塊了?”

有著人忍不住的笑出聲來,蘇鍛那邊都還在摸索紋理,仔細檢查,然而周元這邊就完成了選擇,而且那種隨意的態度,就如同在街邊買菜一般。

“這小子輸定了。”

這下子,基本絕大多數的人都是搖了搖頭,已經是確定眼前這個來自蒼玄宗的年輕弟子今天是打算自取其辱了。

甚至就連左丘青魚望著這一幕,都是紅潤小嘴輕輕抽了抽,旋即小手緊握起來。

“這個家伙,不會真的在亂來吧?我可不想和那個混蛋一起吃飯!”

炎石場外雖然吵鬧,但蘇鍛已經徹底將其屏蔽,現在的他完全沉浸進入了那些復雜紋理的世界中,而在時間的流逝中,他方才緩慢而堅定的取下一塊塊的炎石,放入身旁的籃子中。

而當蘇鍛從那種認真的狀態中清醒過來的時候,他眨了眨有些干澀的眼睛,此時他身旁的籃子中已經有了五塊精心挑選的炎石。

他的嘴角掀起一抹充滿著自信的弧度。

然后他抬起頭來,就見到在那前方周元正無聊的打著哈欠,在他身旁的石臺上,十枚炎石整齊的擺放著。

“等你半天了。”周元的確是感到有些無聊,因為他并沒有感覺這種賭石有什么好玩的地方,偏偏這個蘇鍛還一臉的虔誠。

“你并不懂賭石之道。”蘇鍛輕蔑的看了周元一眼,來自那種偏遠大陸的鄉巴佬,恐怕根本就沒有接觸過賭炎石吧,不過也對,炎髓這種珍稀的源材,那種偏僻大陸可能都不曾擁有。

“準備開石吧。”

他也是在那無數道目光的注視下,走到另外一邊的石臺,將五塊漆黑的炎石擺了上來,

蘇鍛從石臺上取過專用的器具,一柄鋒利的小刀,刀刃順著炎石紋理輕輕的劃過,有著細微的聲音傳出。

咔!

小刀一轉,炎石便是緩緩的裂開。

所有的視線都是眨也不眨的看來,甚至即便是二樓上的那些目光,都是帶著一點饒有興致,顯然都是好奇最后的結果。

炎石中,有著赤紅的光芒散發出來。

所有人都是見到,赤紅的火苗升起,其中有著紅色的液體在流淌,一股熾熱散發出來,其中充斥著精純的火屬性天地源氣。

【記住網址 www.shengwuxingchen.com 圣武星辰】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黑龙江快乐十分体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