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主頁 > 書庫 > 元尊 >

第五百六十四章 圍困

連綿的山脈之中,本是人跡罕至,然而此時,那一處的山谷間,卻是人影綽綽,沸騰至極。

在山谷外的一座青峰上,有著兩道身影負手立于一顆綠松之上,在他們的周身,有著強大的源氣涌動,鼓動間散發著強橫的壓迫感。

這兩人,皆是身穿白袍,在那袖間有著一座懸浮于云間的巍峨大殿的神秘圖紋,那是圣宮的標志。

居左者,名為王淵,右者名寧墨。

圣宮有十殿,而這兩人,便是其中兩殿的首席,身份不低。

“這些蒼玄宗的弟子,本事沒多大,當起烏龜來,倒是挺有手段。”那名為王淵的男子,身材有些高壯,他背著一根黑色的鐵棍,鐵棍之上,有著源紋若隱若現。

而此時的他,正眼神淡漠的望著前方的山谷,只見得此時山谷之上,有著巨大的源紋結界升起,將山谷籠罩。

那源紋結界顯然并不簡單,防御力驚人,即便是他們,一時間都是難以破除。

一旁的寧墨笑了笑,他一頭黑色長發披開,顯得有些散漫,他懶洋洋的道:“那金章本就是靈紋峰的首席,源紋造詣極高,他布置的烏龜結界,的確有點麻煩。”

“不過終歸只是無用之功,這源紋結界不可能一直持續,只要將此處圍住,他們插翅難逃。”

說著話時,他手掌輕輕揮了揮,只見得在山谷周圍那一座座山頭上,皆是有著人影閃掠而至,那些是圣宮的弟子,此時的他們,將這片山谷團團圍住。

寧墨抬起頭,看著這片山脈遠處,那些方向不斷的有著各方勢力趕來,然后遠遠的看著,不敢插手此間的爭斗。

畢竟圣宮與蒼玄宗皆是蒼玄天中的龐然大物,這種巨頭之爭,他們是不敢插足的。

當然,他們同樣也很好奇,當這兩方龐然大物相撞時,究竟是曾經的老牌霸主蒼玄宗取勝,還是如今新晉的霸主圣宮更勝一籌?

不過看眼下的情況,顯然落入下風的是蒼玄宗。

在那遠處諸多目光的注視中,寧墨身形緩緩升起,腳踏源氣,立于山谷之外,他眼神戲謔譏諷的望著源紋結界之內的山谷,淡淡的聲音響起:“金章,何必再負隅頑抗,若是你老老實實的將你們手中的玄源之精盡數交出來,我可以讓你們安然離去。”

“寧墨,你別做夢了,想要我們手中的玄源之精,那你就先破了我這結界試試!”山谷之中,也是有著一道低沉的聲音響起,正是靈紋峰的首席,金章。

那寧墨聞言,譏諷的搖了搖頭,道:“真是不見棺材不掉淚,既然如此,那就只能從你們蒼玄宗弟子的尸體上面來搜了。”

“寧墨!你們殺我同門十數人,這筆賬,我金章記下了!”金章聲音之中,有著濃濃的憤怒。

“弱肉強食,既然你們沒本事,被我們所殺,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嗎?”寧墨笑了笑,然后也不再與金章多說,轉回山頭上盤坐下來,眼神陰冷的盯著那被源紋結界籠罩的山谷。

“看你們還能撐到什么時候。”

他袖袍一揮,只見得那山谷四周的山頭上,近百名圣宮的弟子立即出手,雄渾的源氣攻勢鋪天蓋地的呼嘯而出,落在那源紋結界上,濺起陣陣漣漪。

在那遠處,有著諸多目光遠遠的投射而來,當他們見到蒼玄宗的隊伍被堵在山谷中時,都是暗暗搖頭,互相間竊竊私語。

“蒼玄宗這支隊伍看來是要倒霉了。”

“是啊,誰能想到,這片區域中,竟然會有著兩位圣宮的首席,那王淵與寧墨,在圣宮十位首席中,都算是上游的位置,并不好惹。”

“據說在之前的時候,蒼玄宗已是有弟子死在了那兩位首席手中。”

“嘖嘖,這兩大巨頭宗派,可真是死仇啊,一見面就得你死我活…”

“呵呵,新老霸主交替,哪有和平可言,不過究竟如何,還是得看實力,如果蒼玄宗這支隊伍被滅在這里,對于蒼玄宗的名聲而言,怕是不小的打擊。”

“……”

各方勢力評論著,不過都是抱著看戲的心態,畢竟在他們看來,這兩大巨頭宗派撕起來也算是好事,這樣他們才有撿漏的機會。

于是時間,便是在那圣宮的圍困,其他各方勢力的冷眼之下,迅速的流逝。

兩日之后。

轟鳴之聲,依舊不斷的回蕩在群山間,那山谷之外的源紋結界,劇烈的波蕩著,隱隱間,已是顯得有些稀薄。

看這般模樣,源紋結界顯然是將要達到極限。

寧墨笑吟吟的望著這一幕,道:“金章,這是最后的機會了,如果你再不識趣,待得結界一破,可就別怪我要大開殺戒了。”

山谷之中,一片沉默。

寧墨修長的手指輕輕彈了彈袖口,漫不經心的道:“你以為我不知道你在這里故意拖延,是想做什么嗎?不就是想等你們蒼玄宗的同門來救援嗎?”

【記住網址 www.shengwuxingchen.com 圣武星辰】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黑龙江快乐十分体彩走势图